石油价格战三国博弈,谁能笑到最后?
发布时间:2020-06-15

2001年和2008年等多次需求下降引起油价暴跌的历史可以证明,需求下降引发的下跌多在一两年内通过供给端限产保价。然而长期来看,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原油需求或比预期中更早地抵达峰值。

而在早些时候,他依然有能力将其解读为多年难逢的好机遇:“你认为汽油价格这么低,而且还在下跌,这只是运气吗?低油价就像是又一次减税!”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罗夫特(Helima Croft)解释称,欧佩克 主要产油国都将进入“危机模式”。可能需要进一步将产量降至850万桶/日门槛以下。沙特此前一直不愿意突破这一门槛,部分原因是这会在夏季来临之前削减天然气产量,届时国内使用空调将导致对天然气的需求上升。

在此之前,国际油价在今年3月刚历经一轮暴跌,原因是俄罗斯中断与欧佩克成员国的减产谈判,与沙特阿拉伯发动价格战,加大产量并降价,以期夺取更多市场份额。直到4月13日,欧佩克 会议谈妥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减产协议,首阶段将于今年5、6月减产原油970万桶/日。

在本周一的简报会上,特朗普只简单表示,眼下是购买原油的大好时机,正在研究将至多7500万桶石油纳入战略石油储备。

除了上述三大产油国,依靠石油收入偿还外币债务的国家还将面临更大的灾难。美国经济研究咨询机构高频经济的首席经济学家温伯格(Carl Weinberg)表示:“在这样的价格下,即使是墨西哥和巴西也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在被迫停产的情况下。因此,遏制疫情之时,潜在的主权债务危机也正在酝酿之中,”他说。

据《金融时报》报道,俄罗斯财政部长谢鲁阿诺夫表示,过去几年里在油价高于每桶42美元时,将超出部分存起来的这笔基金可能在今年就会花掉一半。

美国巴肯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怀廷石油公司4月1日宣布已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第一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大型页岩生产商。

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石油在声明中表示,将从3月中旬宣布的增产至1230万桶/日减产至5月1日开始的850万桶/日。

但在产量不减,需求暴跌的情况下,全球原油库存已迅速得到填充,一艘能够储存200万桶石油的巨型油轮日租金同比飙升6倍至15万美元。WTI 5月期货价格为负,也就相当于市场上没有足够多的消费者消化需求,而原油卖家储存和停产的成本过高,因此必须付钱让买家帮忙把油桶拿走。

除德克萨斯州这一共和党票仓外,特朗普在2016年更多地凭借拿下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等关键摇摆州的选举人票赢得总统大选,后两州也是页岩油大州。

从一系列社会与经济改革来看,王储很清楚,沙特有必要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在2030愿景计划中,沙特将大力发展新能源开发和制造业、在红海沿岸设立“半自治”无签证旅游区——而这归根结底还需要全球市值最高公司沙特阿美的支持。

“我们说的是要帮助一千万在油气领域工作的美国人。这些岗位位于关键州和许多偏远地区,是特朗普的大本营。”科罗拉多州钻井服务公司Canary LLC首席执行官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说道。

不过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商之一,沙特阿美的抽油成本维持在较低水平,足以承受20美元的油价一段时间。沙特还拥有充足的外汇储备(5000亿美元)和较低的公共债务比例(占GDP 24%)。

但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减产协议达成后表示,市场不应该以一天甚至一周的暴跌来判断,他呼吁在减产协议5月1日生效后有耐心地对市场进行评估。在电话会议上,佩斯科夫表示:“没有输家,只有赢家。”

美国等西方国家则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对俄罗斯发动多轮经济制裁。徐秀军指出,在一些美国政客眼中,油价大幅下跌是打击俄罗斯财政和国民经济的有力手段。因此,作为产油大国,美国既没有提振油价,也没有对此次沙特与俄罗斯之间的增产战采取任何干预行动。

记者 | 田思奇

截至上周五,西德克萨斯中质油6月合约价格为每桶16美元。尽管页岩油的平均盈亏价格从2015年的68美元/桶下降至最近的46美元/桶,多彩网手机版诚聘但负债累累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可能已经受不住低油价的考验。

除了减产协议,全球原油需求恢复到新冠疫情前1亿桶/日的水平也是结束油价战的主要出路。但不仅经济衰退的持续时间还将持续,新冠病毒或许也将在2020下半年的流感季节卷土重来。此外,疫情暴露出全球化供应链的脆弱,各国恐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平息后寻求加大本地生产的力度,原油需求峰值将比预期中更早地到来。

在俄罗斯拒绝了沙特的减产要求后,沙特单方面宣布从3月7日起大幅降低销往欧洲、远东和美国等市场的原油价格,折扣幅度(4-7美元/桶)创下近20年来最高水平。市场动荡迫使俄罗斯等产油国重新坐到谈判桌前达成协议,但原油价格仍继续下挫。

从政治博弈角度来说,俄罗斯是沙特和美国打击的共同对象。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徐秀军在《环球》杂志撰文指出,俄罗斯在能源政策上没有义务同欧佩克保持一致,常常根据自身利益规划原油产量。这导致沙特主导的欧佩克减产计划难以收到预期效果,并使两国间的矛盾日益加深。

需求减少的原因很直观:新冠病毒让全球大多数工厂被迫停工,人们都待在家里,国际商旅陷入停摆。国际能源署(IEA)在本月早些时候预计疫情将在2020年抹去近十年来的石油需求增长,今年4月的原油需求将从1亿桶/日的水平下跌2900万桶/日。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数据显示,油价在20美元左右时,美国将有533家石油生产商在2021年底前申请破产。即便价格回升至30美元,破产的美国石油公司也会有200多家。

而就在一周之前,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5月期货合约在到期前夕暴跌300%创下“负油价”历史纪录。尽管这和交易者希望避免被强制平仓有关,是金融操作的结果,但全球各市场跌跌不休的油价也反映出全球原油需求重挫和库存压力上升。

石油贸易商和油轮则成为油价战的直接受益者。无论是陆地上还是海面上的仓储设施都将在短期内带来巨大的利润。

然而在原油需求和油价仍乐观不起来的第二季度,沙特已表示将削减5%的政府支出,将债务上限从GDP的30%提高到50%。预计沙特将推迟或停止政府项目,包括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经济现代化计划。

荷兰国际集团大宗商品策略主管沃伦·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表示,之前的负油价可能不会成为历史唯一一次:“关键问题是,下个月6月(WTI期货合约)到期时,我们是否会看到(负油价)这种情况重演”,“考虑到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个月库存会成为更大的问题。”

沙特:愿景搁浅俄罗斯:背腹受敌美国:自损三千“负油价”重演?

另一生产商大陆资源公司创始人哈罗德·哈姆(Harold Hamm)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好友,他曾在3月致电白宫要求联邦政府对行业进行扶持。独立石油公司先锋自然资源的首席执行官呼吁德克萨斯州监管机构强制要求企业减产,称如果不采取行动,石油行业将面临与煤炭相同的命运。该公司自1月来市值已缩水50%。

从经济占比来看,《莫斯科时报》援引分析称新的减产协议将导致俄罗斯本年度GDP减少3%,低迷的油价或将危及该行业100多万个工作岗位,占总劳动力的1.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0年俄罗斯经济将萎缩5.5%,失业率将从2019年的4.6%增至4.9%。

尽管俄罗斯将和沙特一样减产至850万桶/日,但由于气候和地质的原因,俄罗斯油井的作业灵活性远不如沙特,难以轻松关闭再开启。减产或导致俄罗斯永远地失去一些油田。

但油价暴跌对俄罗斯经济来说毫无疑问是个坏消息,该国将被迫大幅下调其财政储备可支撑的时间预测。上个月,俄罗斯曾预测其约合1700亿美元的“雨天基金”(政府应急备用金)可在8年内填补预算缺口。但由于油价持续下跌,这些资金仅能维持一半的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一美国期货市场中的“负油价”对俄罗斯来说意义不大。俄罗斯生产销售的乌拉尔原油价格参照布伦特原油而定,而不是WTI。

这种被誉为“工业血液”的重要战略储备物资,连接起产油国之间合纵连横的脉络。而新一轮的油价战,将对沙特,俄罗斯,美国都会带来或多或少的负面影响,谁又能撑到最后?

这几天,美国南州海岸集聚了数十艘沙特油轮在此处下锚,成为一时奇观。过剩的原油填满了加州所有仓储空间,油轮只能漂泊在海上。